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区域改革发展研究所

CHINA ACADEMY OF MANAGEMENT SCIENCE INSTITUTE OF REGIONAL REFORM AND DEVELOPMENT

首页 >> 新闻中心 >>今日关注 >> 国际观察:“政治病毒”是新冠病毒帮凶 应同步消杀全球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已逾千万且增速不减,一些发展中国家正在成为新“震中”,全球疫情防控形势依然堪忧。全球专家学者开始竞相探讨“后疫情时代”世界向何处去以及如何应对各种新挑战,主要聚焦世界经济将受到多大冲击、困
详细内容

国际观察:“政治病毒”是新冠病毒帮凶 应同步消杀全球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已逾千万且增速不减,一些发展中国家正在成为新“震中”,全球疫情防控形势依然堪忧。全球专家学者开始竞相探讨“后疫情时代”世界向何处去以及如何应对各种新挑战,主要聚焦世界经济将受到多大冲击、困

全球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已逾千万且增速不减,一些发展中国家正在成为新“震中”,全球疫情防控形势依然堪忧。全球专家学者开始竞相探讨“后疫情时代”世界向何处去以及如何应对各种新挑战,主要聚焦世界经济将受到多大冲击、困扰世界经济发展多年的结构性改革能否在恢复中得以创新前行、因疫情而断裂或接近断裂的全球供应链、需求链和产业链如何才能得以浴火重生、经济全球化的大趋势和逆全球化潮流的碰撞将产生什么后果、全球治理和国际关系格局将发生怎样的变化等问题。

无疑,这些都是关系到世界各国命运和前途的大事,亟待集思广益,应以全面、科学、前瞻的视野和乐观的心态看未来世界。疫情是危也是机,给人类带来灾难也将带来“后福”,从历史高度和长远观点看,人类在战胜大灾大难之后必将有大发展和大进步。全球化会遇到波折,但大势不可逆;中国将更加强大,更有感召力,所谓“去中国化”纯属无稽之谈。

顾名思义,“后疫情时代”指的是疫情在全球被基本阻断,安全有效的疫苗和药品问世并大范围投入使用。根据世卫组织和专家们的权威预测,这个时刻的到来尚须数年。“后疫情时代”是一个漫长过程的开始,并不意味着新冠病毒从此烟消云散,很可能像大流感、艾滋病毒一样化为常态存在,一旦条件具备,仍有暴发的可能。此次全球抗疫大战取得的最宝贵经验是新冠病毒是可防可控的。中国和许多国家的经验证明,本着“人民至上,生命至上”的宗旨,举全国之力严防死守则疫情可控,反之则局面失控。“后疫情时代”的第一要务仍应是继续遵循构建人类卫生健康共同体的理念,加强国际全面合作,支持联合国和世卫组织更有力地发挥作用,共同构筑疫情防控的钢铁长城。

新冠疫情伊始,另一种“政治病毒”也相伴而生,形成“两种病毒”共泛滥、齐肆虐的局面,中国深受其害,是全世界共同的敌人。相比新冠病毒,它的“毒性”更大,可造成某些政客为了个人和党派私利而把百姓生命当儿戏,最终致使疫情失控。它还可导致某些身居要职的政客丧失政治伦理和职业道德,靠撒谎、造谣过日子,不知羞耻地甩锅推责。在它的支配下,这些政客在世界抗疫的关键时刻诋毁世卫组织,破坏国际抗疫合作大局。此外,这种“政治病毒”的隐密性和变异性也很强。它形式多变,时而把疫情政治化、把病毒标签化,还能用“污名化”手段攻击“对手”,诸如所谓滥诉、索赔、 调查”等政治操弄和无赖手段花样频出。

“政治病毒”居心叵测,破坏了公平正义和国际行为准则,造成真理扭曲,国家对立,国际合作撕裂,不仅让本国人民遭殃,而且危及国际抗疫大计。在世界人民心目中,这种“政治病毒”与新冠病毒同样可恶,是新冠病毒的帮凶和同伙。在“后疫情时代”,新冠病毒要防,“政治病毒”也要防。简言之,全球专家学者探讨的关乎世界命运和前途的所有问题都受到“政治病毒”的侵扰,必须对其加以防控和“消杀”。

(作者系中国人民外交学会原副会长、前驻外大使)


技术支持: 1号建站 | 管理登录